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外围足球投注 > 正文
外围足球投注你不知道的真相!
http://www.hahuanlong.com/      2015/9/14 10:51:02      来源:外围足球-哈尔滨市环隆卫生工具厂      点击:
 “全死了?”坐在沙发上的年轻人沉声问道。

    阴郁。俊美。

    他的手上端着加了冰的威士忌,琥珀色的液体在透明的玻璃杯里起伏摇曳。

    大屏幕上正在进行着一场波兰对阿根廷的球赛,电视机没有声音,就像是一场追逐激烈技术高明的哑剧。

    一个西装笔挺的老人站在沙发后面,轻声说道:“全死了。”

    “尸体找到了?”

    “找到了。”老人说道:“他们没有被亏待。都死得好好的。”

    年轻人仰头,将杯子里的酒水一口饮尽。

    他一只手转动着空杯,讥讽地说道:“他们倒是英雄惜英雄。”

    “那个方炎的实力确实是深不可测。不是普通人可以对付。”老人说道。“他们---太弱了些。”

    “还是太急切了。”年轻人说道。“要是再等一等,或许就不会这么被动。这一场赌,输掉了半座龙图。可惜啊。”

    “也不过是个漂亮的空壳子而已。输了也就输了,少爷总会有翻盘的机会。”老人温和的劝解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心里终究是有些不舒服-----”

    “这也是我一直劝少爷的,出刀见血。如果不能见血,那就不要让人知道你手里握着把刀。少爷得到这次教训,以后思考事情想必会更加全面周到。也不能算是坏事。”

    “我和他比----如何?”年轻人问道。

    老人沉默。

    “直说无妨。”

    “不好说。”

    “怎么个不好说?”

    “少爷,我看懂了。但是看不穿。方炎,我以为我看懂了,也以为我看穿了----其实又没看懂又没看穿。”老人说道。“看到他站在那里,一刀刺过去,发现刺中的只是他的影子。”

    “真是个难缠的家伙。”男人苦笑。“你说,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命运?时机成熟的时候,怎么他就偏偏出现了?”

    “这就是命。”男人说道。

    外面响起汽车喇叭的声音,老人看了男人一眼,说道:“少爷,老爷来了。刚才李秘书打过电话。”

    “他过来做什么?”男人皱眉。把杯子里的威士忌一口饮尽,说道:“出去接接。”

    车子在院子里停稳,江逐流快步走过去打开车门。笑着说道:“爸,你怎么到这边来了?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不行?”

    “你妈在家里唠叨,咱们父子俩想说句知己话都不容易。”江龙潭出声说道。“走,陪我去挥两杆。”

    弯腰。挥杆。

    啪!

    白色小球疾飞而去,直上果岭。

    “好球。”江逐流大声称赞。“爸,你这是宝刀未老,差点一杆进洞。”

    “一杆进洞靠的是技术,更多的是运气。算不的数。”江龙潭说道,提着球杆朝着高尔夫球的落点走去。

    他站在果岭上面,用推杆轻轻地将小球推进洞口,说道:“宁愿多推一杆,也要确保球能顺利进洞。进洞的球才是好球。不然,挥杆再漂亮也不会得分。”

    江逐流知道父亲话中另有深意,点头受教地说道:“爸,我明白了。”

    “你不明白。”江龙潭摇头,丝毫不给儿子面子的说道。

    江逐流苦笑,说道:“看来我又做了什么事情让你不满了?等不及我回家,跑到这边来教训我。”

    “你知道一直以来躲在背后和我们江家作对的是谁吗?”江龙潭将手里的球杆交给身后的李秘书,接过毛巾擦拭手掌,出声问道。

    “爸,如果我连这个都不知道,你一定对我相当失望吧?”江逐流笑呵呵地说道。“柳家组建了花城最早期的能源公司,咱们龙图集团后来者居上,他们在背后搞点小动作是理所当然的----咱们也没少给他们上手段不是?大家彼此彼此,心知肚明。”

    “那你知不知道,他们掌握的信息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一些?”江龙潭说道。

    “他们掌握了什么?”江逐流问道。

    “陆名图。”江龙潭声音阴冷地说出这三个字。

    “什么?”江逐流大惊。

    “看来我们父子是应该好好聊聊了。现在局势突变,江家的寒冬来了。”

    “那件事情发生在国外,神不知鬼不觉,他怎么可能掌控这件事情的真相?”江逐流说道。“再说,动手的都是外国人,现在那些人一个个的全都死掉了。就算查也没办法查到你头上来。”

    江龙潭表情阴冷,说道:“如果,汪梨没死呢?”
发表评论(0)
姓名 *
电子邮件
QQ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