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外围足球 > 正文
外围足球怕你反抗太激烈
http://www.hahuanlong.com/      2015/9/14 10:49:55      来源:外围足球-哈尔滨市环隆卫生工具厂      点击:
胜败之战,呼吸之间。

    方炎说的没错,他用的时间很短。很短很短。

    甚至都没来得及眨一下眼睛,这场在柳树想来务必会很激烈很持久很残酷的战斗竟然就已经结束了。

    真相太残酷。

    除了柳树,刚才挡在他前面的十几名保镖竟然无一幸免。

    有人的鼻子被割掉,有人的手指被切断,还有人的脸上皮肉被划开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

    他们躺在地上惨叫哀嚎,完全没有刚才威风凛凛一看就让人的小心肝砰砰直跳的凶恶相。

    “他是妖怪。他是妖怪。”一个身手不错学问不高的黑衣保镖躺在地上,满脸惊吓地指着方炎喊叫着。“他用的是妖法----”

    如果不是妖怪不会妖法的话,怎么抽几张纸就能够把他们伤成这样?

    “妖怪?”方炎冷笑不已。那只是他们的起点太低看的太少。

    古人有撒豆成兵一苇渡江之说,方炎并没有亲眼所见,没从家人长辈嘴里听说过有这种高手,也和世人一样,认为这是杜撰出来的神话传说。

    但是,飞花摘叶伤人,飞檐走壁水面飞行,这可是真真正正存在的。

    方炎亲眼所见,岭南野鹤张世宗仅凭从树上抓下来的两块树皮渡过巍巍大河。少林寺撰经堂明智长老狮子一吼,劲气可碎木裂石伤人筋骨肺腑。长白鹰王一张铁爪无坚不摧,可穿钢铁----

    由劲生气,因气生丹。这是追求武道之人的必经之路。

    张琛处于用劲阶段,方炎属于用气阶段。如果遇到了用丹的大宗师,那么----无论方炎身处何方,如果被那样的高手盯梢,方炎也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世界之大,练就不死神丹的大宗师又能有几人?

    当然,这是武道世界的秘闻。无论是躺在地上的这些保镖还是豪门公子哥柳树,这都是他们不曾接触过的事情。

    对他们来说,那是陌生、新奇、又令人恐惧的世界。

    柳树脸色惨白,眼睛死死地盯着方炎。

    “这是---怎么做到的?”

    直到现在,柳树还难以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倒没有认为方炎是妖怪,但是,他对他那些保镖的身手都非常了解。那是他从各大武馆或者一些保镖公司高薪招聘而来的精英。还有两个是跟在父亲身边的老人。

    他们的实力极强,以一敌三五人不成问题。那两个从父亲身边要过来的高手,以一敌十犹如儿戏。

    可是,为什么他们在方炎面前就像泥捏纸糊一般的一碰就倒一摸就散?

    还有,那纸----他亲眼所见,那是方炎从书架上随意抽出来的一本书,从书上撕下来的几张纸,怎么就可以把人的手指头活生生地割掉?

    “既然你主动问起,我不介意再给你演示一下。”方炎说道。

    左手捧着半本残卷,右书撕出一页夹在手指中间轻轻一弹。

    嗖!

    那白纸便朝着柳树飞了过去,在他的脸颊旁边飞过,然后狠狠地扎进柳树身后的墙壁里面。

    柳树的脸上出现一条细细的红线,然后红线开始变粗。当那红线四周的血液越聚越多时,便开始向下流敞。

    于是,柳树便成了大红脸。

    柳树伸手欲摸,又一张纸片飞了过来。

    嗖!

    柳树的两根手指头齐唰唰地被切断了。断指掉落在地上,竟然还在微微地颤动。

    “不要动。”方炎说道。“千万不要动。”

    “你想干什么?”十指连心,柳树痛得直哆嗦。

    “谈判。”方炎说道。

    “谈什么?我和你谈什么?----有什么好谈的?”柳树愤怒之极。脸上的伤口越来越大,血流的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多。血水顺到他的脸上、鼻子上,嘴唇上,然后进入他的嘴巴里。他不能擦拭,也不敢动弹,只能任由它自由的留溢,满嘴血腥。

    方炎又撕出一张纸片,轻飘飘的把它弹了出去。

    嗖!

    柳树的另外一边脸颊又被割了一刀。

    和刚才一样,白纸片划过的部位出现一条红线然后蔓延成小河,最后流的满脸满嘴满身都是。

发表评论(0)
姓名 *
电子邮件
QQ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